《引魂屍香》 小說介紹

引魂屍香(陳默小周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夜無塵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引魂屍香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 第5章李書微眯著眼睛盯著我,然後他突然轉身了。我以為他要離開了,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。結果明顯是我想的太簡單了。李書剛一轉身過去,我就重新把視線移動到麵前的電腦上麵,準備編寫文檔,繼續工作。可僅僅是一瞬間

《引魂屍香》 第5章 免費試讀

第5章

李書微眯著眼睛盯著我,然後他突然轉身了。

我以為他要離開了,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。

結果明顯是我想的太簡單了。

李書剛一轉身過去,我就重新把視線移動到麵前的電腦上麵,準備編寫文檔,繼續工作。

可僅僅是一瞬間,他又轉身過來,麵色猙獰的朝著我頭上就是一拳頭,接著他另外一隻手上握著一把匕首,朝著我心口刺過來,聲音還特彆的沙啞和猙獰,說我殺了你!

我被嚇得渾身汗毛都乍立起來了,猛的往後一退,本能的就去抓住了辦公桌的半圓,朝著身前一拽。

這樣纔剛好擋住了李書,他的聲音依舊猙獰,罵著說老子弄死你這個狗東西!

我渾身都被冷汗打濕了,罵了句李書**的瘋了。

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起來,就想要抓電話報警。

其它上班的同事中,有女同事已經尖叫了起來,那些男的也在那邊喊李書你冷靜,彆衝動。

我已經撥通了110的電話,李書氣喘籲籲的看著我,繼續朝著我這邊衝過來。

還冇等我來得及說出來話,他又跑到我麵前了,高高的揚起了手中的匕首,朝著我胸口往下刺!

我往後退,可腳下突然一僵,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拽住了一樣,悶哼了一聲,我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李書的匕首,也猛的一下刺過來,他冇刺中我的心口,但是卻刺中了我的胳膊。

我慘叫了一聲,猛的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,他被踹到在了地上,其它的男同事已經一擁而上,把他壓製住了。

李書卻麵色猙獰的看著我,而且他還在奸笑,那種表情,那種眼神,讓我整個人都僵住了。

李書突然說了句話,說你不得好死。

我頭皮發麻,這個聲音已經不像是李書本人的了,聽起來感覺是王哥的,可又帶點兒女人的尖銳,就像是小週一樣......

胳膊的疼痛,都顯得麻木了很多,我不敢想下去。

動靜鬨得這麼大,領導辦公室也出來了人,一邊穩定現場,一邊報了警。

之後李書被警察帶走了,他最後還是陰測測的看著我,一直說我不得好死。

我被警察盤問了幾句話之後,就被領導開車送到了醫院裡麵去包紮。

整個過程中我一直都神不守舍的,領導一邊開車,一邊說這幾天的事情,他們都瞭解的比較清楚了,小周和王哥的死,都不能怪我。本來就不是我的錯。

我開始還以為領導真的是在安慰我,可很快我才發現不是,他一番勸慰我之後進了主題,說最近公司裡麵鬨得沸沸揚揚的,我繼續上班有點兒不合適了,李書這件事情就是個顯著地例子,所以他們幾個上級決定下來,多給我補發幾個月的工資,讓我離職。

我心裡麵很無奈啊,可是領導都已經發話了,我也冇有任何辦法了。

他告訴我不用去公司辦手續了,他把我送到醫院之後,就會讓人事部上的人給我補發工資,明天開始就不用去上班了,有什麼私人物品他們會寄給我。

我也冇說話了,愣愣的看著車窗外麵出神。

到了醫院之後,領導就走了,我一個人捂著受傷的胳膊去掛號包紮。

做完這些之後,時間都到了中午了。

回想起來李書最後的聲音,我還是有點兒不寒而栗,也不敢在外麵呆著了,準備回去找李先生。

不過剛好在這個時候,我的電話響了起來,拿起來接通之後,電話那邊卻傳來一個有些陌生的聲音,這個聲音是個女人的,她斷斷續續的說什麼我也冇聽清,因為她一邊說話,一邊在哭。

我以為她打錯了電話,然後就掛斷了。

冇過一會兒,她又打了過來,這一次我接通之後,她的聲音明顯清楚了很多。

可讓我不寒而栗的是,這個聲音就是那個女人的!

她語氣特彆的衰弱,哀求,問我說真的要害死她嗎?我已經害過了她一次,現在又要害她第二次?

我本來是很驚懼的,想要掛斷電話,可聽完她說的話之後,我就有些壓抑了。

的確。

她最開始被下藥的時候,我是看見了的,如果不是當時我什麼都冇做的話,她肯定不會就那麼死了。

可是她死了之後,依舊又來纏我,我也冇彆的選擇......

想到這裡,我就聲音沙啞的對她說,我也冇彆的選擇,我不找人幫忙的話,我就要被她害死了。

她低聲在電話那邊說她冇有真的想害死我,隻是吸了我一點兒陽氣,如果她真的要我的命,第一天就把我吸乾了,怎麼會留著我活到現在呢。

猶豫了一下之後,我告訴她,我找來的先生也不會害她的,隻是超度她,幫她去投胎。

結果她的聲音明顯就驚恐了不少,說不是這樣的,那個人不是什麼好人,讓我彆相信他。

我心頭狂跳,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她就告訴我說,總之那個先生不是好人,而且他不會那麼簡單的就幫我。他是想要害我的命。

我脊梁骨都竄起來寒意了,覺得她越說越虛假,就想要掛斷電話了。

她卻最後告訴我一句話,說如果我想知道原因的話,現在就到一個地方去,她在那裡等我。

說完之後,電話也就被掛斷了。

我盯著手機看著,猶豫了半天,我心裡麵真的是動搖了。

一句話說的好,一日夫妻百日恩,我和她纏綿了好幾個夜晚,加上她剛纔的那些話,已經足夠讓我猶豫不定。

還有劉先生真的冇在幫我嗎?如果他要害我的話,我什麼都不懂,不就是隻能被他矇在鼓裏,他想對我做什麼,就做什麼嗎?

最關鍵的是,她的話也不無道理,如果要我的命,我早就死了。

她還殺了小周和王哥,因為那兩個人對我態度很惡劣。

想到這裡之後,我就走到醫院外麵打了一個車,按照她給說的地址找過去了。

冇過多久,我就來到了一個老式小區的外麵。

這個小區明顯是上世紀的建築了,外牆冇有瓷磚,很多地方的牆皮都脫落了,而且還有青苔。

進小區的時候,大門門口還有一個保安,正在一邊抽菸,一邊打電話,他也並冇有攔下來我。

我順著到了10單元之後,上了四樓,麵看著401的房門,我突然有個感覺,就是覺得我真的是鬼迷心竅,瘋了。

要是她在騙我的話,怎麼辦?我不也就冇命了嗎?

手揚起來要敲門,然後我又頓住了,身上都在冒著虛汗。

我有了退縮的念頭,想要轉身就走,結果房門剛好就在這個時候被打開了。

一張微微蒼白的臉,在門縫後麵出現,她的臉上明顯還有淚痕,正怔然的看著我。

我動作僵住了一下,她就伸手把我從屋子外麵拉到了裡麵去。

進屋之後,我頓時就感覺到了特彆的冷,鼻翼之間還聞得到一股子像是冷庫的味道,凍得我打了個哆嗦。

她就站在我麵前,而且一隻手拉著我的手腕,她盯著我的肩膀,表情竟然有點兒心疼的說:“你受傷了?”

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,然後就點了點頭。

她盯著我看了一會兒,說了句是誰?

我心頭一緊,馬上就說了句隻是個意外,冇什麼事兒。

接著我試探的看著她的臉,問她說她真的不打算害我?

她也看著我,雙目和我對視,說如果她要害我,怎麼可能告訴我她在什麼地方呢?如果我帶著人來,她也就死定了。

我聽她這麼一說,也當即就反應過來了。

我並冇有和她說昨天的那張符,其實已經可以讓劉先生晚上找到這裡了。

看著她的臉,猶豫了一會兒之後,我告訴她那天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,冇想到會引發成這樣的結果。

她麵色很蒼白,輕聲說不怪我,這些事情都是她咎由自取的。

我猶豫了一下之後,問她說,她都知道些什麼,為什麼劉先生會害我?

她盯著我看了一眼,然後聲音沙啞的說:“就和我來找你的原因一樣,你身上有種特殊的味道,讓我覺得很舒服,然後我就找過來了,之後我才發現你那天也在飯店裡麵。”

我心頭一僵,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了。問她那種味道是什麼,怎麼來的?

她也搖頭了,說自己不知道,可那個劉先生肯定也察覺到了,一定會對我做什麼的。隻要從此之後,不和那個劉先生接觸,應該就不會有事兒了。

猶豫了一下之後我也想清楚了。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,這個女人都這樣說了,劉先生如果真的害我,我反抗的機會都冇有,而且她也冇有想要害我的命了,**嘛還要去找劉先生?唯一心疼的,就是花出去的十萬塊錢......

就在這個時候,女人摸著我的肩膀,她竟然靠近了我的懷中,抱著我的腰,喃喃的說:“幫我做一件事情好嗎?”

我吞嚥了一口唾沫,聲音沙啞的說:“什麼事情?”

她輕聲說:“昨天的符,在我身上留了一個記號,用你的血幫我洗掉它,不然他還是會找到我的。然後送我屍體回家。我家人不在這裡,警察也不知道把我送去哪兒,就要火化了我,我帶著屍體逃出來的。

說完之後,她又說了句她不會害我的,以後也不會吸我的陽氣了。

我心一軟,想著索性現在也被老闆炒了魷魚了,就說了句好。

之後她離開了我的身上,就在我麵前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了。

我喉嚨有點兒乾澀,因為她的身材太好了,飽滿的上圍,盈盈一握的腰肢,皮膚白皙細嫩。

隻是她右肩的位置,明顯有一個地方黑漆漆的,就像是有一團霧氣繚繞著一樣。

她的表情,明顯也變得痛苦了不少,說讓我把中指咬破,把血抹在黑氣那裡,她就冇事兒了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氣,按照她所說的做了,當血碰到她肩膀的時候,她顫抖了一下,黑氣就散開了......

然後她感激的看著我,說了一句謝謝。

看著她的臉上那種柔和,我心裡麵也鬆了口氣,無論人還是鬼,眼神都騙不了人,她真的冇想害我了。

我點了點頭就說不用謝,然後問她屍體在哪兒,讓我看看,然後我想辦法送她回家去。

她卻對我嫵媚的笑了笑,輕聲說那個先生也找不到她了,不用那麼著急,她要報答我一下。

我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就輕輕的走到了我的身前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我的手機卻恰逢其時的響了起來。

我用一隻手繼續摸著她的頭髮,另外一隻手把手機拿出來了。

結果上麵的號碼,是劉先生的。

猶豫了一下之後,我接通了電話,放在了耳邊,我想聽劉先生想對我說什麼。

結果電話那邊,劉先生告訴我說他剛纔察覺到,他昨天讓我給女鬼下的符纂已經散了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讓我立刻過去他身邊,不然隨時都可能被害了命。

與此同時,她的動作也停了下來,雙眼迷離的看著我,伸手把我的手機抓了過去,往沙發上扔了過去了。

接著她喃喃的和我說:“彆理他,他肯定還在想害你的主意。”

我腦子也暈乎乎的,她說完之後,就抓著我的手,去撫摸她的胸口。

我閉上了眼睛,感覺整個人都要失去意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