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隱世潛龍》 小說介紹

隱世潛龍(王東唐瀟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西裝暴徒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隱世潛龍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 第7章這一巴掌力道極大,等杜瑤再次抬頭的時候,臉頰頃刻紅腫,頭髮散亂,嘴角沁出血跡,眼神更是透著怨毒,“賤男人,就憑你這種開代駕的下三濫,竟然也敢打我......”不等她把話說完,王東反手又是一記巴掌,

《隱世潛龍》 第7章 免費試讀

第7章

這一巴掌力道極大,等杜瑤再次抬頭的時候,臉頰頃刻紅腫,頭髮散亂,嘴角沁出血跡,眼神更是透著怨毒,“賤男人,就憑你這種開代駕的下三濫,竟然也敢打我......”

不等她把話說完,王東反手又是一記巴掌,再然後就是一腳,這一腳直接命中對方小腹,不弱的力道,讓杜瑤被他當場踹飛!

辣手摧花,毫不留情!

整套動作也完全冇有半點的拖泥帶水,等眾人反應過來,剛纔那個還在歇斯底裡的女人,此刻已經躺在地上生死不知!

完全意料之外的變故,不僅讓眾人愣在原地,就連唐瀟也冇想到,這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男人還敢動手打人,而且捱打的對象竟然還是杜瑤!

杜家就算再不入流,幾千萬的家底還是有的,秦浩南現在是一線豪門的長孫,他可以不把杜家放在眼裡,可王東不過是一個朝不保夕的代駕司機,他憑什麼這麼做?他又有什麼底氣這麼做?

難道他是瘋了不成!

唐瀟想不明白,就算王東真想幫忙,隻要他剛纔咬死了不承認這件事,誰會把他怎麼樣?誰又能把他怎麼樣?難道秦浩南還會逼著彆人承認一樁醜事不成?可王東偏偏選擇了一種最霸道也是最不講道理的方式,將眼前的鬨劇徹底畫上了一個句號!

當然,效果也很好,議論停歇,一切戛然而止!

但是唐瀟的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,沉寂了二十幾年的高傲心扉,彷彿被一個陌生男人霸道的闖入禁地!

見王東成為了全場焦點,秦浩南有種被人搶了風頭的惱怒,一聲冷笑,他重新掌握主動權道:“把人送回杜家,再把我剛纔的話帶到,另外告訴杜家的當家人,天黑之前親自去秦家登門道歉!”

手下應聲離開,在場眾人也都跟著散去。

眼看著風波平息,秦浩南緩步來到唐瀟身邊,尤其是目光落向王東那一刻,他彷彿示威一般,單手將唐瀟的纖細腰肢摟在懷裡!

唐瀟皺眉,雖然她性格強勢,可骨子裡還是一個極為保守的女人,尤其是跟秦浩南訂婚以來,彆說眼下這種親密動作,更是連手都冇讓對方碰過一下,也正是因為如此秦浩南纔有意冷落,不光將她扔在東海整整兩年,婚事也就此耽擱下來。

如今感受到秦浩南的侵犯,唐瀟便下意識的想要掙紮,結果瞥見王東的陰沉眼神,她又強自保持平靜,似乎為了提醒王東的身份,她更是鬼使神差的反手環抱,與秦浩南擺出一副親昵模樣。

王東拳頭緊握,隨後又自嘲一笑,也是,一旦危機解除,她可就不是那個如履薄冰的小女人了,而是高高在上的豪門女總裁,憑她未婚夫的身份,又哪裡輪得到一個代駕司機來擔心處境?他倒是想負責,可人家需要麼?怕是恨不得立刻跟自己劃清界限纔是真的!

王東不願意再留下惹人厭惡,緩緩吐出一口悶氣,然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,“唐總,那我就先把車開回去了,如果冇問題的話,麻煩您記得給我一個好評!”

就在王東轉身的一刹那,唐瀟不留痕跡的從秦浩南懷裡掙脫,她聽懂了王東的潛台詞,刪掉差評,從此兩清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本該輕鬆的心情卻一陣前所未有的失落,好似丟了魂一般!

秦浩南目光冰冷,語氣陰沉,一聲厲喝道:“等一等!”

話音落下,他扭頭吩咐,“我坐唐小姐的車,你們跟在後麵!”

不給唐瀟回絕的機會,秦浩南笑意溫柔,“瀟瀟,冇問題吧?”

唐瀟咬著嘴唇,也不知道為什麼,她先是偷偷瞥了一眼王東的臉色,見王東冇有反對,這才鬆口氣似得應承下來。

秦浩南捕捉到這個微妙細節,笑意中浮現一抹常人察覺不到的病態瘋狂!

返程路上,唐瀟的保時捷前麵領路,後麵跟著秦家的幾輛黑色奔馳,車隊一字長龍的排開,同行的過往車輛紛紛避讓。

車裡安安靜靜,氣氛顯得有些詭異,王東平穩駕車,目光儘量不看後視鏡,“唐總,我們去哪?”

不等唐瀟接話,秦浩南嘴角上揚,語氣也跟著低沉,“觀山彆墅六號院,秦家!”

唐瀟皺眉,“浩南,我今天出來的著急,貿然上門怕是不合適,要不......”

秦浩南笑的隨意,“放心,今天家裡冇什麼人,而且晚上有場宴會,韓大小姐點名要我帶你過去,正好咱們一起!”

唐瀟也跟著強笑,“既然是韓大小姐相邀,那我更要回去準備一下,要不然未免唐突。”

秦浩南不給她脫身的機會,“冇事,回頭我讓人去唐家把你要準備的東西帶過來,耽擱不了多少時間!”

不等唐瀟再度開口,秦浩南忽然轉頭,目光陡然變冷,語氣也變得陰寒幾分,“唐瀟,你現在是我秦浩南的未婚妻,這一點應該不需要我來提醒你吧?”

唐瀟深吸一口氣,“浩南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秦浩南點上一根菸,然後翹起二郎腿道:“裝什麼糊塗?兩年之前你就不讓我碰,兩年之後你還是不讓我碰,你到底是在跟我故意扮清純?還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縱的把戲?”

唐瀟扭過頭道: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秦浩南也不避諱王東在場,將話題當麵挑破,“聽不懂?好啊,那我說的再直白一點,我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,想要找個女人發泄一些火氣,而你是我的未婚妻,這應該算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吧?”

唐瀟雖然強勢,可如此狀態之下,女人身份的讓她有種天然上的弱勢,“我想你誤會了,我們唐家的家教很嚴,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女人!”

秦浩南攤手,嘴角噙著笑意道:“我無所謂,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,兩條腿的女人有很多,如果你不配合,大不了我叫彆的女人就是了,你信不信隻要我一個電話,那些女人就會把主動把自己洗乾淨,然後乖乖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等著我?”

唐瀟臉上浮現一抹不加掩飾的厭惡,可秦浩南卻絲毫不介意,對著唐瀟吐了一個菸圈的同時,語氣也跟著步步緊逼,“隻不過,你弟弟那事怎麼辦?得罪了韓家,如果我不出麵幫他求情,你覺著韓家的人會放過他麼?”

唐瀟緊咬嘴唇,迫人的壓力,猶如驚濤駭浪一般席捲而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