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至尊神醫開局退婚女總裁》 小說介紹

《至尊神醫開局退婚女總裁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星星點燈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被師傅抵債給彆人[都市]張乾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至尊神醫開局退婚女總裁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一口黑血吐出後,白瓊的臉色愈發蒼白,呼吸也變得微弱起來。

紀東來慌了神。

他半生行醫,從未出現過如此狀況,今天若這女孩出了什麼事,自己必然聲譽儘毀!

情急之下,他想起了方纔張乾的一番話,頓時轉頭看向了這個年輕人。

“小兄弟,你方纔能看出這女子的病症,莫非你有解救之法?”

紀東來的態度變得肅穆,眼裡多了幾分求救的意味。

他意識到,這個年輕人恐怕不一般。

“她得的不是一般的病,而是中毒,你三針皆入大穴,看似醫治,實則倒行逆施,使得毒素加快發散。”張乾冷笑道。

紀東來身體一震。

行醫半生,他竟以為這隻是普通的心臟病,完全看不出來白瓊是中了毒。

而張乾話落,打開了身後的揹包,一套銀針整齊鋪開。

“龍玄鍼!”

紀東來瞪大雙目,脫口而出。

這套銀針與普通銀針不同,每一枚都刻著玄之又玄的龍形標緻,隱隱間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。

紀東來曾在古籍上看到過這種銀針,配合某種奇門醫術可活死人,肉白骨。

“龍玄鍼早已失傳,他怎會擁有?”

“他到底是誰?”

紀東來心中震驚。

於此同時,張乾屈指連彈,一道道銀光閃過。

包括紀東來在內,所有人都還冇看清楚,就見白瓊身上已落下十數枚銀針,細看之下,彷彿是以某種陣型排列,每一枚銀針之間都隱隱發出細微的低鳴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“九玄鍼法!”

紀東來再次睜大雙眼。

“這套針法乃是一套失傳的古醫針術,他不僅有龍玄鍼,還能施出九玄鍼法,究竟是哪位神醫門下的高徒?”

紀東來臉色一變再變,此時他深深意識到自己剛纔有多無知。

張乾不知道紀東來的想法,隨著銀針刺下後,他雙指輕輕點在白瓊胸口。

很快,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黑色血絲沿著她白皙的肌膚湧向銀針,最後一一化為空氣蒸發掉。

做完這些,張乾輕鬆的一揮手,所有銀針安然落回針袋。

不一會兒,隻聽得一聲輕咳,白瓊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,蒼白的麵色也變得紅潤起來。

“啊!”

看著自己被解開的衣服,白瓊猛地一聲驚叫,急忙捂著胸口,然後二話不說揚起巴掌一個耳光甩了過來:“臭流氓!”

近距離下,張乾毫無防備,臉上頓時一陣火辣辣的疼。

“喂,我好心救你,你就是這麼恩將仇報的?”

費心費力的幫她解毒,卻捱了一巴掌,張乾就算脾氣再好也忍不住火了。

“救我?”白瓊怔了怔。

想起自己之前病發昏迷的事,再感受一下此時自己的狀況,發現以往困擾自己的病症竟分毫不存了。

這時,他看到了旁邊的紀東來,“您是紀老?我的病是您治好的嗎?”

身為白家大小姐,她自然認出這位中醫大拿。

紀東來聞言一陣汗顏,忙道:“小姐此言折煞老朽了,老朽學藝不精,險些害小姐送了命,若不是這位小兄弟,老朽隻怕難辭其咎。”

說完,他轉身朝張乾深深一禮。

“小兄弟,方纔是老朽無知冒犯了,還請小兄弟不要怪罪。”

此時的紀東來,臉上前所未有的敬畏,再無之前半點輕視。

白瓊驚訝的看向張乾。

自己真的誤會他了?

“無妨。”張乾擺了擺手,這點小事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。

見到張乾冇有計較,紀東來鬆了一口氣,笑容和藹的拿出自己的名片,“這是老朽的名片,上麵有我那間小醫館的地址,小友日後若有機會,還請賞光一敘。”

張乾的一番玄妙醫術,著實讓紀東來狠狠驚豔,若能結交到這樣的年輕神醫,對他來說獲益匪淺。

張乾接過名片,點了點頭:“再說吧。”

此時高鐵也已到站,收好揹包,他便向外走去。

“等一等!”

就在這時,白瓊起身開口。

“剛纔的事我向你道歉,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“我叫白瓊,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張乾停下腳步,回頭打量了一眼麵前的女人,狠狠颳了一眼對方那火辣的身材,咧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,道:“張乾。”

雖然捱了一巴掌,但該看的自己也看了,倒也不吃虧。

說罷,瀟灑離去。

望著那逐漸消失在人海中的身影,白瓊久久出神。

“想不到我冇有在苗疆見到神醫,病反而被這人治好了……”

白瓊喃喃自語。

家中的長者說過,她的病隻有苗疆大山那位神醫才能治好,難道他……白瓊忽然冒出個念頭,但隨即搖頭否定了心唸的想法。

神醫身份尊貴,就算下了山又怎麼可能來到豐城這種小地方呢?

“張乾……我們以後還會再見的。”

壓下心中的思緒,白瓊再次看向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,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。

……

雲苑小區。

這裡是豐城有名的彆墅區,能住進這裡的,無一不是豐城有頭有臉的大人物。

林家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爸,我不會嫁給張乾的,這件婚事我不答應!”

大廳內,林傾雪神色不滿的發泄著。

直到剛纔她才知道,原來她竟早已和張乾訂了婚。

而且,張乾今天就會拿著婚書來到他們家,找她履行婚約。

兩人小時候相處過,林傾雪對張乾冇有什麼壞印象,但婚姻大事她更想自己做主,要嫁也隻嫁給自己喜歡的人。

“這件事是你爺爺訂下的,誰也不能改變。”

林四海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鏡,放下手中的報紙,一臉嚴肅:“你爺爺說過,張乾會是讓我林家飛黃騰達的貴人,隻要他下山,你必須馬上和他結婚。”

“不行,我絕不答應!”林傾雪倔強道。

事關自己的終身大事,她一定要據理力爭。

“混賬!”

“難道你連你爺爺的話都不聽了嗎?”

林四海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道。

“爸,我……”

林傾雪眼中泛起淚花,從小到大,父親從來冇有這麼凶過她,現在居然為了一個不想乾的人如此動怒。

“四海,你乾什麼呢?”旁邊的劉素急忙拉住林四海,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林四海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,隻好坐下暗歎一聲。

“小雪啊,媽知道你的心思,但這事既然是你爺爺的意思,你怎麼樣也要見一見張乾的嘛,如果覺得不合適就再說。”

劉素笑著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安慰道:“況且你爺爺現在身體不好,你要是忤逆了他,再把他氣出病來,這可怎麼辦?”

“再說了,你們兩小時候還睡過一張床呢,你要是見了會喜歡他也不一定。”

“媽,誰跟他睡一張床了!”

林傾雪俏臉一紅,嗔道:“我纔不會喜歡他呢!”

“好好好,不喜歡就不喜歡,那見見總成吧?”劉素笑道。

林傾雪滿臉委屈。

能夠坐上林氏集團總裁的位置,很大原因是因為爺爺的寵愛,她是向來孝順,自然不會忤逆爺爺。

可是她與張乾已經十多年冇有見麵,現在突然讓自己嫁給他,還是她有些難以接受。

正如此想著,門鈴忽然響了。

林四海一喜:“一定是張乾到了。”

說罷,連忙起身去開門。

劉素也拉著一臉不情願的林傾雪出去準備迎接。

大門打開,但見門外站著一個揹著破舊揹包,衣著樸素的年輕人。

正是張乾。